山东省博兴县实验中学
新义务教育法实施专家研讨治理教育乱收费良策
来源:www.bxsz.net 点击数: 1152 日期:2019-09-27

编者注?最近,中央纪委,教育部监督司,教育部纪检局,教育部政策法规司,基础教育司和教育厅监督组在北京师范大学《义务教育法》教育专家座谈会上联合进行了研究和实施。各界专家学者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和建议。这对于从不同的角度和立体地理解和研究教育费用的规制和不合理的费用的管理非常有帮助。最好按照教育规律工作,考虑教育改革和发展收费不合理的问题。

演讲代表

顾明远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

□张旭培浙江省教育厅副厅长

□王善mai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华中师范学院教授范贤佐

□东北大学袁桂林教授

□侯小娟全国人大教育文化卫生委员会教育办公室主任

□张莉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金岩安徽省铜陵市教育局局长

□杨伟四川省成都市教育局局长

顾明远:控制混乱是一项长期工作

今年采用的《义务教育法》是中国教育改革的重大事件。《义务教育法》规定非常具体,包括教育费用不合理的问题。我认为,我国教育发展中最重要的矛盾是教育供求关系。这是由于人们对教育的强烈需求。在此前提下出现了许多矛盾。对教育的强烈需求直接关系到社会的许多方面。一是与我们的文化传统有关。我们中国人非常重视子女的教育。他们都想让自己的孩子上学,无论他们多么痛苦,都让他们的孩子上学。另一方面,这也与当前的就业状况有关。现在的就业形势更加严峻。高中毕业后,许多学生无法就业。无论如何,高学历的就业相对容易。这是每个人都能看到的东西。上学是为了改变生活的未来,并寻求良好的职业。

克服这些矛盾时,有两个问题。一是教育经费不足。这就要求从源头收取教育费,并增加教育投资。第二是学费问题。具体来说,选校会产生一些任意收费的情况,必须单独处理。非强制性的高中,应严格执行“人数限制,分数限制,资金有限”的三项限制政策。《义务教育法》规定不应建立重点学校,但重点学校是由历史形成的。这很容易取消,也很难淡化人们心目中的重点学校的烙印。我认为,选择学校的最根本解决方案是加强弱势学校的建设,从源头入手,积极促进本地区义务教育的均衡发展。我们不可能把好的小学和初中提高到贫穷的小学和初中的水平。这不是我们的目的,但应提高弱学校的教学质量。这方面需要政府的政策支持,另一方面,它必须增加对教育的投资。现在有一种说法,学校有一所学校可以办一所民办学校。实际上,我相信政府应该解决公平问题。它可以简单地将两者分离。在不影响教育和教学质量的前提下,我们将根据价格开办一些私立学校。该局的规章制度是合理收费的,这也是扩大优势资源的一种方式。请注意,在教育界仍然很少发生真正的不合理收费。如果学校按照有关规定进行一些活动并收取一定的费用,则不应视为任意收费。简而言之,对教育和不合理的费用进行收费非常有效,但是如果您确实想这样做《义务教育法》,恐怕它仍将是一项长期工作,并且不会一overnight而就。

张绪培:加快建立资金保障和监督机制

为了解决教育费用不合理的问题,从两个角度来看,一个必须依靠保证,另一个必须依靠规范。因为义务教育阶段的核心问题是保证是否到位。具体来说,现在有几个问题。

一是关于教师的收入,即教师与公务员之间的关系。公务员的工资制度正在改革中,因此,教师工资制度的改革必须尽快进行。如果不能完全保证教师的收入,可能会引起新的问题。

其次,在公共资金问题上,根据国家即将出台的公共资金的基本要求,我省约有三分之一的学校不能满足要求。在这方面,我认为,到处都有很多工作要做,而且必须有一个艰苦的过程。

第三是关于免费义务教育的最终程度。我认为在自由范围上,我们不应进一步扩大,因为条件还不是很成熟。目前,这种趋势存在。许多地方政府领导人都有积极性,但教育部门必须谨慎。如果先建立保障机制,然后再免费讨论,效果会更好。

第四是加强监管,即金融安全监管问题。最近,浙江省审计署就义务教育提出了四个问题。前两个是保障性问题,后两个是规范性问题。这个问题很好。因此,有必要快速建立金融安全监管机制。审计部门和人大应当包括在内。另外,我认为《义务教育法》的颁布并不是要取消私立教育。现在有一个误解,认为新的《义务教育法》已实施且不需要接受私人教育。实际上,私立教育丰富了教育风格。对于那些私立学校,不能立即将其禁止,而应有一个缓冲期,但前提是该学校是标准化的。

王山麦:需要制定最低义务教育经费标准

国务院有保障教育机制的规定。去年我们去了四个县进行调查。这个问题似乎尚未解决。这里有几个问题。

首先是对义务教育和供应链的需求。如何确定义务教育的经费要求?这是基本的标准要求。我认为有必要设定一个最低的义务教育标准,然后可以计算出多少学生,以便可以得到需求的具体情况。此外,义务教育的标准需求和标准供应能力应以县为单位来衡量。在此基础上,应找到差距,并由政府填补差距。

第二个问题是供应能力问题,涉及财政收入水平和支出结构。在此基础上,确定需求,供应和需求,以确定中央,省,市和县政府如何分担负担。应该说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只要有权力,就可以解决省级问题,但即使在困难地区,也无法保证。实际上,公共资金不仅是物质消费的问题,而且是保障机制。教育经费到位后,最大的问题就是防止盗用。

第三是监管问题。教育部提出了“一费制”。我认为仍然存在一些问题。由于学校的某些收费行为属于服务性质,因此应补偿服务性质的费用。不仅可以收取课本费。其他人不能接受。因此,仍然需要研究合理性的规定。

第四是监督问题。有关教育费的管理,有关部门应当公布有关政策法规,加强监督。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追求很普遍。在教育领域,据说没有违反法律和法规的情况。一旦发现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应从严惩处,坚决杜绝某些地方和单位,以谋取小集团和个人的利益。

范宪佐:均衡发展解决垄断教育费用

我认为,存在三种任意的教育收费。一个是存在对教育的任意收费,另一个是对教育的任意收费的垄断,第三是对教育的任意收费的腐败。要采取措施加大对教育的投入,解决生存乱收费问题,坚决打击腐败乱收费。接下来,我将主要讨论对教育的任意收费的垄断。

任意教育收费的垄断,主要是在重点学校中,主要存在于一些改制学校中,因为它垄断了高质量的教育资源。目前,湖北省共有55所义务教育学校,其中19所位于武汉。除了正常的收费,武汉的收费原本是每学年3,000元,但现在是4,000元。学校大致有几种,一种是模范学校,另一种是一些知名的中小学,它们以改组的名义收取赞助费。从发展的角度来看,我认为是要扩大教育资源,但在某些地方实施过程中,改制学校的收费存在一些问题,因为这类学校要吸收公立和私立学校的利益。学校。实际上,学校改制在一定程度上扩展了优质教育,但不能否认的是,学校之间的差异也在扩大,改制后的学校已经剥夺了优秀学生。如今,如果不解决问题,学校的两极分化将越来越严重。那么,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我认为我们可以回到公立学校,也可以改成私立学校。根据自己的情况,他们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对于垄断性的任意收费,不应允许他们随意收费。如果找到它们,则应认真研究和处理它们,但最终应通过平衡发展教育来解决它们。

袁桂林:强调人力资源配置

新的《义务教育法》不仅需要管理任意收费,而且还提供了解决任意收费的政策措施。而且,该制剂实际上在治疗症状和根本原因。我对如何研究和实施《义务教育法》提出的法律原则和政策措施的看法是,一种是合理分配教育资源。当前,教育资源的配置形式多种多样,有的是初始配置,有的是次要配置。对于初始分配,国家应调整特别不均衡发展的状态,并从国家财政资源的角度保证这一状态。二级配置,例如现在倡导的倡导支持,实际上是微调的,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是自愿的。在这方面,政府不应大力提出二级配置,而应强调配置的合理性,并且不能倒置。

应该强调的是,应认真考虑人力资源的分配。许多发展中国家(尤其是印度)的经验证明,硬件配置起着一定的作用,但人力资源配置是第一位的。当前,农村中小学教师问题十分严重。例如,年龄结构,学历结构和学科结构需要进行调整。在这方面,应合理安排政府有关部门,即从源头上解决教师准备问题,以及每周教师工作量的上限。然后是师生比例,农村面积小,学校相对分散。这些因素应予以考虑,并有切实可行的政策。

《义务教育法》提出了入学问题,在农村地区,削减了一些学分,导致学生上学,学生和父母的反应很大,他们想购买自行车,住宿并注意安全问题。最后一个是非义务教育阶段的办学行为和收费问题。为了弥补学校经费的不足,一些小学开设了幼儿园和学前班,并收取高额费用。这违反了教育法,应坚决制止。

紧张:依法界定收费标准和学校形式

从《义务教育法》(修订)的角度来看,义务教育阶段的费用限制和学校形式的问题需要通过法律进一步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