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博兴县实验中学
只知道附近的同顺提庄里有两个职员突然暴死了
来源:www.bxsz.net 点击数: 1461 日期:2020-01-07

为了扩大战争,日本军国主义者不仅系统地和大规模地对活人进行了不人道和邪恶的实验,并开发了鼠疫,伤寒和霍乱等细菌性武器,而且还使用化学和细菌性武器进行化学和细菌性攻击。侵华战争中的战争。

从1940年下半年开始,日本侵略者在对华侵略战争中开始使用细菌武器进行细菌战。所用细菌主要是霍乱,伤寒,鼠疫,炭疽等传染性强,传播快,杀伤力强的细菌。还可以使用白喉,痢疾和其他细菌。释放方法:有些使用飞机投掷细菌昆虫和碎片,造成流行病。一些利用人工中毒水源制造人工流行区;有些人使用受细菌污染的食物来毒害并杀死瘟疫,从而传播这种流行病。现在,在某些地区的用法描述如下:在宁波

1940年,第731军的凶恶恶魔Siro Felshii亲自率领一支航空队前往中部战区,通过空气将细菌传播到宁波。他们有70公斤的伤寒细菌和50公斤的霍乱细菌。此外,他们还有5公斤被鼠疫耶尔森氏菌感染的跳蚤。他们将这些细菌分别放入喷雾器,水库和居民区,在宁波造成鼠疫和其他传染病。根据731生产部队部长彪兹(Biaoze)在1949年12月在贝里军事法院的供认,他被命令将这些细菌放在特殊的装置中,并由探险队带走。

秘密行动持续了近四个月。同年10月22日,在石井兰(Sijing Silang)的亲自指挥下,小麦和棉花与鼠疫耶尔森氏菌的混合再次落到宁波上空。大约一周后,瘟疫爆发,当地居民死亡惨重。

据当时参与治疗的丁立成医生介绍,他说,1940年以前,宁波从未有过鼠疫病人。日本机器在开明街永越电力公司附近撒上小麦后,当地发生瘟疫,共有99人感染,其中只有两人治愈。当年在宁波市防疫委员会工作的钟辉说,隔离室里的鼠疫病人告诉我,飞机到了,我看到很多小麦和栗子掉在一起,还有很多像跳蚤之类的小东西。后来,我去疫区工作,证实了这一点。当时,我穿着白色的脚镣和防水靴。下半身爬了很多红色和稀有的跳蚤。我发现花园里掉的麦子最多,死的也最多,像宝昌香内衣店,死了14个人。袁泰绍酒店已经造成6人死亡,其中两人的小麦产量最高。

当时,99名鼠疫患者只有其中一人获救,鲍昌祥内衣店工作人员蒋新才抱怨说:“1940年10月22日上午7点半左右,一架日本飞机,在宁波市,在开明街一带撒上一种混合了大部分白黄色粉末的中华耶尔森菌瀑布。几天后,这个地区的许多居民突然死于暴力死亡。东大路太平巷、开明街已成为疫区。当地居民死亡惨重,其中一些人死于暴力死亡。当年寒冷的冬天,由于疫区被烧,疫区居民无家可归,无数人流落街头……刚开始,只有两名员工在附近的顺梯庄里突然死亡。然后,看到东侯街的三个人死了。后来,我们店的工作人员也生病了,症状是高烧、头痛和淋巴结肿大。父亲蒋阿宝和继母阿香、弟弟蒋新发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葬在老龙湾。店里有15个人,14个人正在死亡,只有我活了下来。

除宁波外,金华地区的人民也被日军武器毒死。其中一名受害者小凡向《新华日报》投诉。他说:``1940年下半年,我离开了宁波的宁波地区到金华。当时,由于日本飞机投掷鼠疫和跳蚤,宁波突然爆发了鼠疫,并迅速蔓延。后来,必须将鼠疫严重地区封锁起来,不允许其与外界接触。但是,鼠疫并未因此而扑灭,该病已蔓延到附近地区。医院到处都是麻烦,困扰了很长时间。 ”小凡也抱怨道:“我在金华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每天早晨,敌机在八河桥站和其他地方轰炸。一天,敌机又来了。在桥附近发生炸弹袭击后,它飞低了。这时,一个大的黑点迅速降落。防空洞里传来一声尖叫:“炸弹倒了”。他们都去了防空洞的深处。但外面一片寂静,没有惊天动地的爆炸。当人们走出防空洞时,他们知道在桥附近扔了许多装满泥浆的破碎麻袋。泥里有无数的跳蚤,它们逃跑了。结果,这个地方很快就被避开了,人们被禁止进入,麻袋也不能移动。从那天起,敌机多次反复扔麻袋。不久之后,在金华发现了瘟疫患者,许多人因病死亡。据不完全统计,金华附近的东阳,义乌,兰溪仅138人感染,死亡361人。

前731军训部长习俊英还目睹了一部秘密纪录片,记录了日本细菌战部队袭击中国军队的情况。他承认,一旦出现在银幕上,几架特殊的船只就被悬挂在几架飞机的机翼下,还有跳蚤感染了鼠疫……地上有一个村庄,看到中国军队在移动。在屏幕上,“任务完成”一词后来被反映出来,石井和伊雄经常从飞机上掉下来。然后,我介绍了此行动的结果,并反映了中文报纸的文章和日语翻译,说瘟疫发生在宁波。

在常德地区

1941年夏天,石井四郎(Sshii Shiro)进行了一次远征,携带50公斤以上的鼠疫细菌,将感染了鼠疫细菌的跳蚤扔到常德的抗日部队和当地村庄,造成该地区的鼠疫和400多人死于瘟疫。同年11月4日,日本飞机在常德市投放了带有鼠疫细菌的棉绒,碎布,谷物小麦等材料。八天后,发现一名名叫蔡道儿的鼠疫患者,入院36小时后死亡。然后鼠疫在市区传播,在郊区和桃园,奉贤等地也很流行。一些当地居民在家庭中死亡。仅在石桥镇,就有80多人感染了鼠疫。

第731部队的前生产大臣川岛清(Kawashima Kiyoshi)于1949年12月向伯利军事法庭供认:“我与731军进行了一次远征,一次是在1941年,另一次是1942年,日本人使用了一种致命的细菌武器进攻华中。中国军方。我记得1941年夏天的第一天,有一天,第二任内阁大臣大田大辅告诉我,他将去中原与我道别。不久,他回来告诉我,他曾经在中国中部洞庭湖附近的常德飞行。大量鼠疫被扔到该地区,他称这是“细菌袭击”。后来,大田大足向石井报道,而我在这里。他说,第731军远征军在常德地区散布了许多老鼠跳蚤。结果,该地区的鼠疫流行使许多人遭受鼠疫之苦。 “

在四川,浙江和安徽地区

1942年7月,第731军派遣一支远征队前往南京。结合南京“荣”的1644年部队,沿重庆的金华,龙游,集贤,玉山和浦江一带以及浙赣铁路一带。进行一场细菌战。这次他们将130公斤的炭疽,副伤寒和鼠疫细菌装载到标有“蛋白质消化”的瓶子中,并用印有“供水”字样的喷气式飞机将其运输到预定的位置。后来,在石井四郎的统一指挥下,将它扔到重庆附近的水源,沼泽地和居民区。 8月31日之后,它在集贤和金华市经营了两个星期,在这些地区造成了广泛的流行病,造成大量死亡。以义乌县崇山村为例。该村有380多个家庭。因感染鼠疫而导致320多人死亡。大约有30户家庭死亡。

更重要的是,在这次行动中,由犯有罪的石井史郎领导的第731部队向一群在南京的两名中国战俘营发送了一组细菌,以注入铋和副伤寒。在监狱集中营中分配给3,000人。世经命令战俘营负责人释放所有吃过这种馅饼的人,以传播疾病,以达到杀死大量中国人的目的。

1949年12月,古代中队的第731联队向玻利军事法庭供认:在这次行动中,第731联队除了使用受污染的蛋糕外,还被给予战俘伤寒,有时还投掷被树下的细菌污染的食物以及行人休息的地方好像已经丢失了。这也是用细菌杀死人的一种方法。这种细菌战的结果导致了浙江和安徽地区的疾病。

在金yu鹿屿和晋ci边境地区

1941年4月,在对晋ci边境地区进行清扫之后,日本侵略军利用撤退行动在河曲县附近的地区传播了鼠疫细菌,导致许多人呕吐了粪便中的血液和鲜血,在短时间内死亡。据新华社报道,在侵略战争中,日本侵略者在金yu路Lu边境地区的新区,华县,祁县和晋ci边境地区(如河曲,保德,兴县)传播了鼠疫,伤寒等。和淇县细菌仍在新乡发现,那里的敌机是伤寒的。 1942年,晋ci边境地区的卫生部门在河曲和保德地区发现了零散的鼠疫患者,炸死数十人。

日本的细菌战“特种部队”也在中国其他地区使用了细菌。 1942年冬,第731军在吉林省农安县的田野,水源和居民区散布了带有鼠疫细菌的蚤。然后,这些村庄被封锁并着火,导致四五千人死亡。

日本军国主义进行的细菌战极为有害和濒临灭绝。仅在中国东北,1937年和1938年,鼠疫就发生在伪满洲北部省的蒙古部落中,而1940年在肥松兴安北少山河附近发生的炭疽病与该活动有关日本细菌战部队。根据调查,在农岔,辽阳,本溪,新民,哈尔滨,库鲁河,泰来,白城子,渭南,东风,双城和抚顺都有细菌传播的迹象。因此,日本投降后,传染病在整个东北地区普遍存在,不能说这与日本细菌战部队的犯罪活动无关。 1945年8月,大多数家庭在长春市以及二道河子和宋家子子去世。从1945年到1946年,渭南,淳安,振来和开通有4300多例瘟疫患者,死亡1400多例。 1946年,由于瘟疫,哈尔滨平房也丧生了五六百人。霍乱更令人尴尬。 1946年,齐齐哈尔,冀东,Wu源,淳安,大屯,安光,振来,开通,沾益,渭南等地,霍乱病人9000多人,死亡7500多人。